兰州七旬老人念父亲:“他留给我最宝贵的纪念是一枚劳模奖章”
2017-08-11 22:2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           
  “我没能见我父亲最后一面,这是我今生最大的遗憾!”近日,一位名叫蒋国和的老人拿着一枚奖章找到记者,透过一张已经发黄的照片,含泪向记者讲述了对父亲的思念。   父亲苦难的童年   蒋国和是兰州监狱的一名退休职工,祖籍江苏常州。中专毕业后支援大西北,先后在酒泉、兰州等地工作,如今退休后常住兰州。70岁高龄的他始终忘不了父亲在世时的点点滴滴。“父亲的童年很不幸,我奶奶去世得早,爷爷外出也不知去向,父亲是曾祖母带大的。可惜好景不长,父亲12岁时曾祖母也去世了。年幼的他便开始做童工,常常被工头打,一只手指也被机床切断了一节。结婚时连床、桌子、碗筷等都是借来的,3天后就被要回去了。”   父亲留下最宝贵的纪念   “新中国成立后,百废待兴。我父亲从上海来到江西南昌,建设江西第—个棉纺织厂。他每天早晨天不亮就去上班,晚上很晚才回家。后来才知道父亲因没有文化,报名上了夜校,除了上班还要上夜校学习文化。凭着这股顽强的毅力,他从—个旧社会的童工变成了有初中文化的技工。”   蒋国和说,父亲的手艺和工作在厂里得到了公认,被评为八级钳工,还多次被评为劳动模范,每次厂里都敲锣打鼓地把奖状送到家里。在新建南昌电厂时,他的父亲被单位派出支援电厂建设。因成绩突出,他父亲在1956年被评为南昌市劳模,并荣获一枚奖章。后来他父亲将这枚奖章留给了他,这也是父亲留给他最宝贵的纪念。   今生最大的遗憾   “1998年秋,我父亲病重,刚好我负责的单位供暖工程进入收尾关键时期,妹妹打电话来让我赶快回家,但我想把手上的工作交待一下,赶国庆节前回去。可是我还没等到那一刻,妹妹来电话说父亲已离开人世。我连夜赶回去时父亲已下葬,连他老人家最后一面都未见到,虽说忠孝没有两全,但至今仍是我的一大遗憾……”说这话时,老人已是泪流满面。兰州晚报记者王晓刚

Copyright © 2012-2013 .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lgagri.com 版权所有